费思抵拉

©费思抵拉
Powered by LOFTER

米英梗

【小生才不告诉你们这是迟来的跨年文】

“呐哈哈哈!这就是本Her0的建议。其他意见一律驱除哦哈哈哈!”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吃着汉八嘎,口齿不清的拍着桌子,时不时会有食物碎屑从嘴里喷出来。
“baka!这会还有什么可开的?!”
“因为本Her0是Her0嘛!”
“反正只要是小阿尔和小亚瑟的建议哥哥我可是都不会同意的~”坐在对面的弗朗西斯风骚的撩了撩他那大波浪的秀发。
“baka!红酒胡子混蛋你说什么?!”
“我也不同意死/胖子的说法呢。”一旁的伊万也软腻的说道。
“哈哈哈,想打架了了吗死/熊?”
“我不建议让你的牙龈出点血K0uK0uK0u……”
“一群笨蛋!”亚瑟疲惫地揉了揉眉心,回忆起从前那个在花丛里玩闹的小孩,那个吵着要自己和他玩游戏的小阿尔,每天挂着阳光的笑脸。身为一个国家,除了每天要应付那些繁杂的公文,还要时刻提防抵抗着那些窥视自己另国,他要背负的东西太多了,埋藏在衣服底下的伤疤也数不清了,但每当看到那个拽自己衣角,喊叫要见自己的小男孩,早已疲惫地身子就又有生机。
看着还在和众人吵个不停的阿尔,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,蓝色的眸子里充满着活力「还和以前一样阿……」露出了一丝微笑,或许连亚瑟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笑得有多么宠溺。趴在桌上「要是永远这个样子,该多好。」
“哎呀,亚瑟怎么又睡着了?果然年轻人就该多锻炼锻炼阿鲁。”王耀戳了戳睡着了的英国人抱怨道。
“呐,就让露西亚叫醒他吧K0uK0uK0u…”说着,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水管,后背散发着属于西西伯利亚的冷寒流。
“呃……这样不好吧,小伊万。”
“你刚刚说什么?腐烂西施?K0uK0uK0u…”
“等…啊啊啊!小伊万不要打哥哥的脸,哥哥我还要勾搭…救命啊啊啊!!!”
“K0uK0uK0u……”
站在一边的阿尔出奇地安静,碧色的眼睛看着趴在桌上的亚瑟“…今天会议就到这里,本Her0有事,质疑的话一律驱逐哦!”
“怎么这样……”
“因为我是Her0嘛!哈哈哈……”
等所有人都走了,诺大的会议室里显得格外空旷,迈动脚步,鞋底与地面的接触声充斥在空气里,走到亚瑟面前,俯身轻抚着恋人的发角,望着平静的睡颜,其实在刚才他看到了,那个笑容至今未变,吻了吻恋人的额头
“晚安,亚瑟哥哥。”
「My Luve.」
一一一一致给逝去的2015,也致给新生的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