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思抵拉

小透明画手一只,长期失踪人口

©费思抵拉
Powered by LOFTER

迟来的贺年文【去姥爷家没网络,只能到现在回来发,腊八那天晚上一时脑抽接了个菊耀文,我觉得我好伟大真的[去屎]我一露中党憋了两个小时写出来了这点....到最后还是烂了

菊耀

又是一个年末,街上张灯结彩,朱红的灯笼伸延到每一家,每户人家的大门外贴着一副对联,在一处古朴的大院内,一棵大树下,王耀手中捧着一杯酒,坐在躺椅上,品味着年的味道,屋内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,是王嘉龙他们在厨房里忙活,不久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饭菜的香味,接着就听到王濠镜喊道:“先生,吃年夜饭了!”
“好的阿鲁!”放下酒杯,起身缕平自己的衣服,走进屋内。
“哥,尝尝这个。”
“好好好,咱们的湾湾长大了啊。”
“哎…嘉龙不用给我夹这么多,我吃不下…”
“……”
“水煎包的起源是俺哦,思密达!谁都不许和我强……啊!王嘉龙你干什么都说不许强…”
王嘉龙狠狠地递了个眼刀给任勇洙,后者识趣的闭上了嘴,看到这后,王嘉龙把水煎包夹给了王濠镜,濠镜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委屈看向他的任勇洙,尴尬地笑笑。
“哎呀!嘉龙你不要强我的!濠镜你快管管他!”
“……”
“湾湾姐……”
在一旁静坐的王耀,看着这场弟妹之间的闹剧,脸上浮现出柔和的微笑,「有多久没有这么热闹了」只有一年的这个时候大家才聚在一起,一起热闹。
湾湾说王嘉龙和濠镜去逛灯会去了,自己也要出去走走,收拾好厨房也跟着出去了。
所有人都走后,院内出奇地安静,似乎与这个热闹的世界毫无关系,王耀坐在院子里,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,夜里的凉风吹过扶起几缕青丝,泯了口酒,王耀感叹今年那个汉八嘎b0y和那头熊居然没有来烦他,本来还想要让阿尔还钱的,举起酒杯,有些遗憾的一饮而尽,其实王耀不知道实际上是王嘉龙出门的时候把两个人赶回去了,威逼没有利诱。
又为自己重新置上了一杯,端在手里,静静地仰望着挂在夜空中的皎月,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。明月、竹林、男孩,一切都重合了起来,端着杯子的手紧了紧,多少年没见到他了…在那次的战争之后,两人就再也没有正视过对方一眼,二战结束后,就加入了阿尔那些资本主义帝国的队伍里,自此相见,说的也只是客气的套话。旧景依在,只是,没了他的身影罢了。想到这里,金色的明眸变的有些黯淡。
一杯杯的喝着,直到眼前的景色模糊,耳边依稀的响起女子唱起的《牡丹江》,婉转悠扬的歌声和爆竹声交融在一起,闭上眼侧身靠着门栏静听着这个热闹的年夜。
感觉身后有人注视着自己,扭头朦胧的看见身后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本田菊看着眼前面带惊讶的人,这是自己久别的大哥,嘴微微上挑,露出了微笑:我回来了,大哥。”
看着眼前的叫自己哥哥的少年,内心深处的感情像决堤的洪水,一下子爆发出来,搂住本田菊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,本田菊回抱住王耀,将脸深埋在对方的颈肩处,感受怀中人的颤抖,耳边响起“欢迎回家,小菊。”
不知哭了多久,王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,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,「原来是梦吗。」苦笑的摇摇头,起身穿好衣服,来到客厅,看到那个背着光的人,本田菊抬头看到王耀,微笑道:“早阿哥哥,新年快乐。”
“……”
“哎呀,哥你怎么才起来啊,小菊都回来了。”听到声音王湾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发现王耀还在愣神,瘪了瘪嘴,冷不丁的抱怨了一句。
王耀也回亦微笑:“新年快乐,小菊。”
「欢迎回来,弟弟」
一一贺新缅旧,新春快乐2016